※本文譯自紐約時報妮娜西格(Nina Siegal, New Yord Times) 2020.7.28特稿

undefined

《梵谷臨終線索在最後畫作中被發現》
-- 妮娜西格阿姆斯特丹特稿,2020/7/28發布,2020/7/30訂正
 
 一百三十年前,梵谷早上在法國歐維舒瓦茲鎮(Auvers-sur-Oise, 瓦茲河畔的歐維之意)的旅店中醒來,隨後外出,一如往常揹上畫布出去畫畫。入晚,他帶著嚴重的槍傷回到旅店。兩天後梵谷去逝,時1890年7月29日。
 一直以來學者對槍擊當天的事件過程多所揣測,如今在法國的一個研究者伍特范得文(Wouter van der Veen),聲稱找到了謎團的一大塊拼圖,即梵谷末張油畫「樹根(Tree Roots)」作畫的精確位置。這一發現有助於深入了解畫家最後一天如何度過。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當天他受傷前都在幹嘛?」范得文說。他是梵谷學社的科學顧問,那是為保存梵谷在歐維哈霧旅店居住的一個小房間而成立的一個非營利組織。「我們知道他花了一整天時間在畫這張畫。」
 「樹根」畫於杜比尼路(Rue Daubigny)上,那是條穿過巴黎之北20哩的歐維鎮的幹道(案: 此說有誤,幹道應是旁邊的拉戎路)。范得文發現這些粗暴扭曲的樹根與樹幹,如今還長在那個山坡上,距離梵谷生命最後七十天駐足的哈霧旅店僅五百呎。阿姆斯特丹梵谷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已認可了這項發現。禮拜二(案:即2020/7/28)博物館館長艾蜜莉葛登可(Emillie Gordenker)也參與了該處的揭幕。博館資深研究員路易范帝博格(Louis van Tilborgh),在訪談中表示,這項發現是個說詞(interpretation),但看起來的確是真的。
 

undefined

 范得文説他是在翻閱一些1905前後的歐維舊照時,被帶向這個發現。照片購自一位94歲的法國婦人珍妮,她收集了幾百張古早的明信片。當中一張有個單車騎士扶著車立在陡坡邊,坡上的樹根歷歷在目。
 他說疫情封鎖期間,他在法國史特勞斯堡家中偶然將明信片放上電腦螢幕,這照片讓他想起了「樹根」,於是他把油畫檔案一起拉來並排比對。明信片「並非常人難見的秘密文件」范說「這些樹根的造型也久為人知,很多人親眼看過,它根本隱身於光天化日之下!」
 由於無法離開史堡親自出行,他打電話給多明尼克查理安森(Dominique Charles Janssens),他是梵谷學社的負責人,人在歐維,請他代為赴現場一觀。
 「我想有45到50趴的機率他還在那兒」關於這些糾結的樹根,安森先生在電話訪問中說「有些樹被砍了,上面披滿常春藤,不過我們已經除去部分。」
 「梵谷想必曾原沿著杜比尼路走到鎮上教堂,也就是1890年6月間他畫的"歐維教堂"。繼續向郊外走,便來到綿延無邊的麥田,那裡他在七月間畫了"烏鴉當空的麥田"(Wheat field with Crows)」范得文道
 

undefined

 哪一幅畫是梵谷最後之作?爭論由來已久。很多人以為是「烏鴉當空的麥田」,因為一九五六年文生明尼利拍的傳記電影「梵谷傳」描述梵谷(寇克道格拉斯飾)在自殺前,就是畫著這幅畫直至發狂。
 梵谷胞弟西奧的妻舅安德立邦格(Andries Bonger)寫過梵谷死前的周遭諸事。他在一封信內指出「梵谷去世前,曾在上午畫了一幅樹林風景,滿滿陽光與生命力。」
 2012年,梵谷博物館發了一篇范帝博格伯特梅斯(Bert Maes)合寫的,關於梵谷信中「樹根」的論證,它是館藏的未完成畫作。現在這個聲明已為大部分學者所接受。
 由於「樹根」上繪有路燈光線,范得文說他相信梵谷是看著主題物一直到下午結束,即大約五六點。他認為這表示梵谷花了一整天時間在畫畫。他補充說,這個新證據,也挑戰了2011年奈菲懷特史密斯兩人合著的梵谷傳(Van Gogh: The Life)所主張,認為梵谷不是自殺,而是酒醉後與兩個年輕男孩發生爭吵,導致意外被槍傷,地點就在哈霧旅店外不遠處。范得文關於「樹根」的研究,將會發表在他禮拜二出版的法文書中,英文版也會以數位型式出現。「現在已知他鎮日作畫,應沒時間讓那樣的事發生」范說。
 奈菲先生則認為用光線的角度來為一幅畫蓋上時間戳印,是不切實的。「那是畫不是照片,」他在電話訪問中說「梵谷畫得有點抽象,他習慣帶入作畫者的巧思。」奈菲補充「我們因此很難論斷他是畫了眼睛所見的光,還是他自己在畫布上創造了它。」奈菲說這項發現可能反而補強了他的謀殺論。「事實顯示梵谷整天在外作畫,而且是重要的一張畫,不是等閒之作。這說明他應該並不沮喪,」他說「反而是一個富創作力的正常之日。他會跑去自殺,根本有違常理。」
 有一點范得文先生是同意的。「大部分的目擊者都說那天梵谷的舉止完全正常,這可澄清一切。」他說「梵谷當時無任何崩潰徵狀。」不過范仍認同梵谷為自殺,這也是梵谷博物館的官方立場。
 梵谷1882年住在海牙時也畫過樹根的題材,他在寫給弟弟西奧的信中描述過這幅畫。他寫道,看著它們「如此瘋狂而熱烈的在地裡奮力伸展,即使被暴風雨撕毀殆半,」他想用樹來表達「某些生命的艱苦奮鬥」。
 范得文認為「樹根」想傳達的與之類似。「以這幅畫來總結他的生命,別富意義,」他說「這張畫刻劃了生之掙扎,與死之搏鬥,這就是他用色彩留下的告別筆記。」
 

檢視較大的地圖 (註:到較大地圖點入紅色氣球,以街景尚可觀看原始現場)
文章標籤

華彩機械有限公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