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耶和華見證人朋友久別重訪,他給我送刊物已有多年。去年夏天轉由另一個資深的見證人接替,大概每周前來「授課」一次,主要引論聖經,其後因疫情改用LINE,未幾淡去。

客問收穫如何,我說他是專職,對聖經自甚嫻熟,聖經我本來就有但不常讀,很多章節藉這個機會得以略窺,不無啟發,頗有論語所說「有朋自遠方來」之感。

一如後來的那位朋友以聖經為日課,故言必稱之。我則較常翻閱孔孟老莊,所以談話時腦中自然也較會出現前賢的論述。

我順便解釋這段一般人耳熟能詳的的論語起首篇章。有朋自遠方來,若只是來喝茶扯淡,或飲酒作樂,有何值得孔子特別提出?須知這是承接前面「學而時習之」而說的。

有朋自遠方來,是來交換學習心得,可能談得眉飛色舞、口沫橫飛,所以表現出一種外顯的「樂」。至於反覆咀嚼溫習平日所學,有得於心,則是當事者怏然自足的「喜悅」。

後來的見證人雖與我同住一個城市,但騎摩托車到此大概也要十幾分鐘,這個距離對古人來說,已經是相當遠了。

章末「人不知而不慍」,同樣須接前文,指無人前來分享切磋,維持一個人自習,也無所謂,沒甚麼好鬱卒的。

通篇連貫,圍繞著「學」一字。這樣此章才有意義,否則有朋自遠方來是為何而來?人不知而不慍是不知我們什麼?兩者指涉皆無著落,整個篇章就Low了。

另,人不知而不慍的慍,即帝舜南風歌「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之慍,意為苦惱、愁苦,如解作「怨、怒」就反應過度了。

 

 

    文章標籤

    論語 學而篇 讀書雜感

    全站熱搜

    華彩機械有限公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